开心农场

招 / 商 / 熱 / 線400-0318-839
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故事 > 正文

酒鬼老爸

發自 : 瀏覽次數 : 發布時間 : 2014-08-08

  在我的印象中,媽從來沒叫過爸的名字,媽對爸有個專屬的稱呼—老暈子。爸一生與酒為友,他飲酒的時間比我的記憶還長。
  爸64歲了,年輕的時候當過兵,復員后務過農,后來在磚窯廠、石灰廠當過會計,人到中年時,老爸又發奮自學法律,至今做著法律工作。隨著年齡越來越大,爸的身體不再像年輕時那么健朗,很多習慣、愛好比如收集簡報,讀書,抽煙都慢慢淡出了他的生活,現在唯一沒有絕交的,恐怕只有酒了。
  我至今仍記得,小時候家里條件不好,孩子又多,爸喝的酒是村上小賣鋪里賣的一塊八一瓶的蘭陵二曲,抽的煙是兩毛錢一包的紅梅牌香煙。我和弟弟過幾天就去小賣鋪買一次,當時我們還給蘭陵二曲取了個名字,叫“蘭二”。爸每天都喝上幾兩“蘭二”,他喝酒的時候,菜肴很簡單,涼拌小菜、小咸菜,甚至三顆蔥、兩支辣椒都可以成為他的下酒菜,各種不同滋味的辣混在一起,旁人看來難以下咽的東西,爸卻品得有滋有味,好酒之人在飲酒時的講究與不講究,真讓人難以琢磨。
  平時,爸是一個寡言的人,而一旦到了酒桌上,他就變得健談起來。因為喜歡飲酒,爸在村里、在工作中都結交了不少朋友,有幾個還成了一輩子的好友。在農村,每到雨雪天氣,男人們不能下地干活,就好邀上三五個聊得攏的朋友喝起小酒來,只要爸在家,我家就是小酒局的常設場地,所以,即使在不能下地的陰雨天,媽也不得清閑,總是忙前忙后伺候著爸的小酒局。過節時更是如此,每年的中秋夜和除夕夜,晚飯后,媽就開始為爸準備即將開始的酒局,煎炸炒拌,媽忙活得差不多了,爸的酒友們或掂著一瓶酒,或掂著一盤菜,陸陸續續也到齊了,爸就拿出他存了一年的好酒跟大家輪番品嘗。遇到識酒的人,對酒做出既高又準的評價時,是他們這些好酒的人最開心的時候,也是酒局的高潮時段。
  隨著家里條件慢慢變好,我和弟弟們畢業后有了工作,爸早就告別的飲酒的“蘭二”時代,不但自己獨酌時的酒上了檔次,他的酒柜里更有多種地方名酒、國家名酒,像90年代的茅臺,西鳳酒,老郎酒,還有家鄉的心酒等等,這都是他存了好多年不舍得喝的酒。
  自從我來到百老泉酒業工作,爸基本上在家只喝一種酒,就是百老泉的佳釀50,從七年前第一次喝,到現在幾乎沒斷過。每次回家,給爸帶上兩桶佳釀50,是他最開心的事,他到我這里來,最想要的東西也是佳釀50。爸說,喝了一輩子酒,度數低的,已經喝不出什么味道了,這個50度的佳釀酒,度數正好,而且有一股濃濃的酒香味,喝下去還很舒服。這些年,對爸來說,佳釀就是最稱他心意的好酒了。
  有一次,爸拿出他的得意好酒佳釀請到家里串門的人品嘗,那人喝完一小杯就走了,硬沒品出是好酒來,更不會說幾句褒揚的話了。爸悻悻然生悶氣,說遇到不懂酒的人,真是浪費了他的好酒。
  爸就是這樣,一輩子和酒交上了朋友,即使因心臟病被醫生下了禁酒令,他也沒和佳釀50絕交。爸說,喝酒幾十年,身體已經適應了酒的味道,一旦切斷了與酒的鏈接,身體反而會不適。每天2兩佳釀50,爸就這樣開心、安靜地喝著他的小酒。
  爸一生好酒,年輕時也曾酩酊大醉,也曾雞飛狗跳,隨著孩子大了,他也老了,現在,他和酒處成了君子之交,淡,而不寡味。他開始了“品”酒,品酌著小酒,也品酌著對兒女的想念,回味著悠悠過往歲月,也回味著人生四季風景。

標簽 :

开心农场